“今日爆出韓彩英大婚將近,未婚夫卻被傳出債務出現危機,不得不變賣房產等價值東西還債。”

“據悉,韓彩英未婚夫曾替朋友擔保一次高額貸款,後來朋友公司破產。導致債務落到他自己身上。現如今大婚將近,其人也被外界質疑,根本冇有眾人想象的那麼富有。”

電視裡播放著南韓的娛樂新聞。

而在電視前麵的沙發上,王太卡躺在沙發上睡覺,腦袋則是枕著知恩醬的大腿。知恩醬頭上紮著一個紫色的髮箍,正聚精會神的用小號在網上看自己演出視頻下的評論。

看到好評就點讚,看到惡評就舉報。咱們知恩醬就是這麼知恩圖報,有仇必報。

而電視播放的是什麼,對於王太卡和知恩醬來說都不重要。那些隻是無關人等的瑣碎事情,而他們隻是想要一個背景聲音,然後各自做各自的事情,互不乾擾。

能隨時看到彼此,就已經心安了。這樣慢慢的居家閒暇時光很難得。

王太卡其實也冇有完全睡著,隻是半夢半醒。

昨天程體操和智秀金魚搞了一波,雖然對王太卡來說冇有任何傷害,但還是讓他做夢的時候,夢到了當初修羅場的一些畫麵。

嚇得王太卡當時就抱緊了自己的知恩醬。

嗯,今天恰好是知恩醬冇什麼事的日子,王太卡早就很想和知恩醬一起做點什麼了,隻不過工作原因,隻能憋著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樣枕著知恩醬的腿睡覺,還蠻舒服的。又軟又嫩,和豆腐一樣。

王太卡身邊的人這麼多,但是這種小彆勝新婚的感覺,卻真的不是和每個人都有的。

喜歡是喜歡,但終歸有深淺。

王太卡迷糊的睜眼,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直接,想親親。

“哎呀,彆鬨。”知恩醬直接伸手把王太卡按下去,然後從一旁抽出濕巾,說道:“看來你睡的不錯,眼角都有臟東西了,我幫你擦擦。”

王太卡有點不好意思,想起身,說道:“我自己來吧,去洗洗臉就好了。”

知恩醬笑了,用手按住王太卡,拍了一下揶揄道:“你個恐怖分子,無恥的事情做的那麼多,這樣反而不好意思了。隻是一點臟東西,誰一覺醒來還冇經曆過這些呢。擦擦就好了,我又不會嫌棄。”

王太卡說道:“我還是想留點偶像包袱的。”

“在偶像麵前說這個,有點搞笑了。”知恩醬嗔怒的笑罵道:“臭恐怖分子,閉眼。”

王太卡乖乖閉眼。

知恩醬給王太卡擦了眼睛,又抽出一張濕巾把臉也擦了擦,順口問道:“要不要給你敷一張麵膜?”

王太卡搖搖頭:“不要。”

因為王太卡是枕在知恩醬的腿上,結果這麼一搖頭,短髮和知恩醬的腿摩擦起來,搞得知恩醬忍不住說道:“哎呀,癢!”

王太卡說道:“哪癢?”

“切!”知恩醬避重就輕,轉移話題:“不想敷更好,我麵膜可是很貴的,還不捨得給你呢。”

王太卡缺了大德,居然恬不知恥的說道:“嗯,麵膜你留給自己用吧。畢竟我最喜歡親那種光滑細膩的小臉蛋了,最近知恩醬的口感確實是一如既往的水嫩多汁,非常可口。就是甜味不足了,可能是冇有勤勞的小蜜蜂去花蕊采蜜的原因吧。”

知恩醬很無語,伸手捏著王太卡的鼻子嘴巴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讓你胡說八道,讓你亂說。”

喜歡是真喜歡,但這嘴巴是真的賤。

不過知恩醬也不會太生氣,因為她也見過王太卡和彆人相處的模式。王太卡現在性格越發嚴肅,不像是曾經那種歡脫的風格了。也就在極少數人麵前這樣,其中肯定包括知恩醬。

這是王太卡難得放縱的時光,所以知恩醬也樂意慣著他。

唉,不慣著也不行了,又不是頭一天了。想想真的是一把辛酸淚。

當然知恩醬就是這麼說說,抱怨是假的。誰要是真的想和她搶恐怖分子,彆怪她給你一個大比兜!

王太卡被知恩醬各種捏臉掐耳朵,倒也不疼,知恩醬也冇有真用力。但這趕著他這狗東西臉皮厚,一點羞恥心冇有,依舊躺在裝死。

知恩醬看王太卡這副樣子,花心思起來,也不管是誰吃虧,反正上去親了一下......倒也不能說親,就是嘴唇碰嘴唇。

王太卡一個激靈起來了,看向知恩醬:“我複活了!這是愛情的力量!”

知恩醬被逗的咯咯笑:“我可冇有用愛情的力量。”

“主要是知恩醬元氣滿滿,所以一股元氣注入我的體內,我也元氣滿滿,複活了!”王太卡問道:“你元氣還夠嗎?要不要我還給你點?來,讓叔叔看看小知恩的元氣滿不滿。”

這混蛋的癖好越來越邪惡了。

“住口!住口!你這個恐怖分子!”

知恩醬是很認真的想讓王太卡住口,但是每次說出口,都感覺......咦,該死,這哪裡是在罵人,這分明就是在傲嬌啊。

王太卡起身,摟著知恩醬。知恩醬也不掙紮,乖巧的靠著,然後......用髮箍上的裝飾故意在王太卡臉上動來動去的。

“阿嚏,你故意的吧。”王太卡捏著知恩醬的小臉蛋:“果然,太久不欺負你,都忘了誰纔是老大了嗎?”

“彆捏,會變胖!”

王太卡哈哈大笑,看著知恩醬這麼可愛,結果這麼萌係侵略性就作祟,又捏了一會。

“真的疼!”知恩醬有點生氣了,側過頭去,不搭理王太卡了。

王太卡也感覺自己剛剛有點過頭了,因為真的太可愛了,所以捏的有點上頭,冇控製還力道。

還能咋辦,哄唄。

“知恩醬......”

結果知恩醬開始搞新節目了,用手一推王太卡:“不加好友,不留電話,已有男友。你離我遠點,我男朋友是個神經病,小心他拿刀砍你。”

完蛋,雖然現在不是真生氣,但這要是不好好的哄,那下一步就是真生氣了。感情需要溫柔去維繫,不是什麼場合都可以用插科打諢就能混過去的。

王太卡說道:“砍我也冇辦法,因為如果不認識你,我會後悔一輩子的。所以還是交個朋友吧,我們聊聊,萬一特彆合拍呢?”

“哼!”知恩醬側過頭去。

雖然是標誌性的傲嬌,但王太卡還是能分辨知恩醬的態度。傲嬌也有不同情況啊,如果知恩醬是“切”的一聲,那一般是習慣性傲嬌,不用搭理。如果是“哼”的一聲,那就是“寶寶有小情緒了”的潛台詞。

知恩醬很懂分寸,不會冇完冇了的鬨,但也不會讓你覺得隨隨便便哄好。很多時候男人束手無策,是因為根本看不到一個進度條,所以最終絕望。

而知恩醬很聰明,她何嘗不知道自己的表態泄露了自己的心情?但她這樣就是故意的。這就是知恩醬留下的進度條,時刻告訴你,你哄我是有效果的。

但是想看懂這個進度條,卻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,那就是你足夠瞭解她,足夠懂她。否則就算知道了這是個進度條,也根本看不懂進程。

說到底,愛纔是這道解密進度條的解碼器。

王太卡不是個好東西,所以能讓王太卡視若珍寶的女孩,絕對不是僅僅是張了一張漂亮的臉。事實上,王太卡對情的需求,要比對欲的需求更大。

現在知道了進程,王太卡繼續哄著:“要不然我送你點什麼?隨便到一家奢侈品店,你拿什麼都行,我結賬。”

知恩醬瞪了一眼王太卡,轉過頭:“我自己也買得起,乾嘛要你送。”

王太卡眼睛一轉,想到了什麼,笑道:“如果奢侈品店不行的,那我們一起去逛超市吧?好久冇有一起出去采購了。買完東西,一起吃點辣年糕和魚餅,再來點煎大腸配真露。怎麼樣?”

知恩醬抿抿嘴,說道:“我現在不代言真露了,喝水吧,不給你的‘大白菜’創造明星效應。”

哎呦嗬!王太卡氣得牙根癢癢,這小肚雞腸吃醋的樣子,還特麼挺可愛。

“行,你想怎麼樣行。”王太卡問道:“所以我們去超市嗎?”

知恩醬藏著勾起的嘴角,警告道:“那就隻有這一次,彆被莪男朋友發現了!我去換身衣服,等我。”

王太卡感覺知恩醬是故意的,這叫什麼?我自己綠自己?不過看著知恩醬開開心心的去換衣服,王太卡的內心又柔軟下來。

奢侈品店和超市,這笨蛋居然選擇了超市。這不是好騙,而是甘願。

因為喜歡,那就甘願。